笔下文学 >> 言情小说 >> 爱与浮生之千千结
        小窍门:按← →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千千结:第八卷 千千结:第54章:萤火虫之约
作者:舒涓 下载:爱与浮生之千千结TXT下载
    小河淌水,淙淙有声。群山峻岭笼罩在濛濛细雨中,缥缈又不失葱茏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气,人们都窝在家里做细碎活,极少下地干活的。不上学的孩子约在某一家,扇烟盒,挑木棍,抽地牛……不亦乐乎。输了的面色发僵,吵着闹着想方设法的要赢回来。赢了的还想乘胜追击,便竭力忍住内心小小的得意,撺掇对方再来一次。勤劳巧手的农妇剪鞋样,纳鞋底,秀鞋垫,或缝缝补补,或端了粮食拾掇……时间对她们来说,永远是不够用的。男人们则忙着修补农具,搓麻索,编背篓,扎扫把……粗糙的大手格外灵巧,精湛的手艺绝不输给专业的匠人。

    蓦地,烟雨中响起一声亮嗓:“快喽,《新白娘子传奇》要开始了!”

    立马的,有电视的人家扔下活计去开电视,没电视的人家搬了小板凳向有电视的人家跑去。有电视的人家早已将电视机搬到了外面,搭好了遮雨的棚子,找出自家的雨衣,准备迎接那蜂拥而至的左邻右舍。

    看喜欢的电视剧,是枯燥单调的山村生活中最令人期盼的调剂。山里信号不稳定,大家便轮流举着天线到处找。那天线安装在又长又粗的木棍上,时间稍长就举得人肩酸背痛。但举天线的人并无怨言,坚持以一个奇怪的姿势,站在某个奇怪的地方,直到那又粗又闪的黑白雪花变得细小。

    雨季就这样一天一天,一年一年打发过去了。

    路过一户挤满了人的农户门口,傅雪峰挨挨蹭蹭地蹭到人群里,伸长脑袋想看个究竟,大概是觉得那些黑白影像没意思,又耷拉着脑袋走开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停停走走,直到萧暮雪晕车的难受劲过去了,才欢天喜地地边走边玩。分叉的路口,叶寒川向左,回去看他爷爷奶奶。萧暮雪和傅雪峰向右,走向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到了村口,萧暮雪拐了个弯,先去了苏世安坟前。

    麦田里,石头垒砌的坟茔面朝大山,等着后人的朝拜。坟上青草葱葱,野花多多,已看不见初时黄土的模样。

    萧暮雪端端正正地跪了下去,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。她拽掉坟前老死的藤蔓,轻声叫道:“爷爷……”只这一声,眼泪就流了下来。两年了,这悲伤从来就不曾淡过。

    “谁造出来的东西比泥水匠、船匠或是木匠更坚固?掘墓的人!因为他造的房子可以一直住到世界末日。”

    傅雪峰依样画葫芦,也磕了三个头。萧暮雪流着泪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回到家,萧兰枢正在整理书籍,苏婉言在捡红小豆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萧暮雪拍着肚子说,“饿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晕车会把胃吐空,你妈早早地就把汤炖上了。”萧兰枢把一本线装的古书放到高处,“这孩子就是雪峰?”

    “嗯。雪峰,这是我爸爸妈妈,以后你就叫他们叔叔阿姨。”

    傅雪峰口齿清楚地叫道:“爸爸,妈妈。”

    萧暮雪连忙纠正:“不是爸爸妈妈,是叔叔阿姨。”

    傅雪峰摇头:“爸爸,妈妈。”

    萧暮雪无奈了:“叫错了!重新来过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傅雪峰叫得更真切了:“爸爸,妈妈。”

    苏婉言笑了:“随他吧,他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。”

    萧兰枢也说:“称呼而已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萧暮雪不爽:我哥还没这么叫呢!

    萧兰枢清了清嗓子说:“暮雪,慕白和雪峰都是咱家的孩子,你不可以厚此薄彼。慕白是慕白,雪峰是雪峰,他们的身份一码归一码。”

    萧暮雪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傅雪峰讨好地说:“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萧暮雪静立几秒,心里的那点不愉快就烟消云散了:“我哪有生气嘛!那以后你就跟着我叫爸爸妈妈。便宜你了!”

    傅雪峰笑了,笑容干净明亮。

    萧兰枢说:“这孩子脑子不笨。”

    “听崔婶说,他以前也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。后来跟别人出去打工,出了事故伤了脑子,才变成这样的。不过他现在好多了,尤其是那场大火后,很少狂躁也很少伤人了,思维也比之前有条理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个可怜的孩子。”苏婉言叹了口气,“希望他父母在天有灵,多保佑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谁比较大?”萧兰枢看着书,随口问。

    “他大。有一次他过生日,崔婶请我吃长寿面,那面特别好吃,我就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看他面容,倒好像还比你小些。”

    萧暮雪瘪了瘪嘴说:“您没听说过么?越单纯的人越容颜不老。雪峰的世界比我们的简单,他看着比我小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萧兰枢眼不离书:“你懂这个道理就好。人心不能太复杂,要简单些才好。”

    见缝插针地教训我!哼!萧暮雪不自在地绞着衣服角。

    苏婉言笑道:“孩子刚到家,都累了,让他们换身衣服吃饭吧。慕白的房间我收拾出来了,重要的东西都放到阁楼了。我给雪峰添置了几样东西,还有几套衣服,缺了的慢慢添补。你带雪峰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似乎还有姚慕白的气息,可人却很久不见了。萧暮雪这里摸摸,那里看看,默立片刻后说:“雪峰,我哥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。你乖,莫要碰。”

    傅雪峰紧紧抱住自己的东西,点头。

    萧暮雪又挑了些姚慕白喜欢的东西出来,抱上阁楼去了。

    苏婉言和萧兰枢暗自叹气。

    雨停了,天气放晴。到了晚上,竟夜色如海,繁星满天。

    池塘水面如镜,青蛙不知疲倦的聒噪。绿油油的稻田里,泥鳅和黄鳝欢快地游来游去,溅起一片轻响。高大的桉树上,猫头鹰隐身在树叶里,圆圆的眼睛闪着幽绿的光。一只田鼠刚探出头,一道黑影就从高空射出去,随即便是垂死挣扎的声音。肉弱强食的戏码,不分白天黑夜,随时随地在上演。

    萧暮雪在院坝里摆上板凳,放上晒粮食的木板,拼成简易凉床。她端了盘桃子,拉着傅雪峰躺下看星星。

    萧兰枢和苏婉言保持着良好的习惯,早早就睡了。

    有犬吠传来,猛一听,像是狼叫。侧耳倾听,又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萧暮雪啃着桃子,指着天空的星星说:“你知道牛郎织女星吗?就是那颗和那颗。那七颗连起来像把饭勺子的,是北斗七星,可以指方向的……”她喋喋不休地说着,也不管别人听不听得懂。

    傅雪峰的眼睛跟随着她的手指来回移动,偶尔会点点头,或者嗯一声。

    桃子吃完了,萧暮雪又拿了一个,张嘴就啃。

    “吃多了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萧暮雪放下桃子说:“你比我妈还管得多。”她数着天上的星星,却怎么也数不清。数着数着,她朝空气中抓了一把:“你闭上眼,我送你颗星星。”

    傅雪峰依言闭了眼,看她又要搞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萧暮雪盘腿而坐,双手相扣伸在半空。她示意傅雪峰靠近,小心地将扣得严丝合缝的双手露出个小孔:一只萤火虫趴在她的手掌,闪烁着琥珀色的光,那光照得她的手掌透出粉嫩的颜色,如玉般温润。

    萤火虫扑腾着,想要飞出这温暖的囚笼。萧暮雪张开手,将它放生。“喜欢吗?像不像星星?”

    傅雪峰点点头,伸手又将萤火虫握入了掌心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总这么握着,它会死的。”萧暮雪掰开他的手指说,“就像星星只属于天空,萤火虫是属于大自然的。放了它吧!”

    傅雪峰很不情愿地松了手。萧暮雪搔了搔他的短发,说:“乖啦!等哪天我找个瓶子,咱俩去前面的林子里抓。小时候,我哥就常常带我和寒川去。”说到姚慕白,她眼里的热情慢慢冷却下去。

    傅雪峰望着无边无际的夜空出神。

    萧暮雪重新躺下,指着天边一颗又大又亮的星星说:“以前我不开心,爷爷就让我看那颗星星。他说,那是只有幸福的人才能看见的幸运星。只要对着它许愿,梦想就能变成现实。我从来没许过,因为我知道他是哄我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傅雪峰双手合十,念念有词地许下了心愿。

    “你信?神仙都很忙的,没时间理会凡人的俗事俗愿。不过,真要说心愿的话,我希望自己将来开家福利院,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,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家,让他们不再漂泊。我连福利院的名字都想好了,叫‘蒲公英之家’。我要让孩子们像蒲公英那样自由,想去哪就去哪,幸福地生活在阳光下。”

    傅雪峰望着那颗明亮的星星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萧暮雪打了个哈欠,跟着星星眨了一会眼睛,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傅雪峰安静地坐着,眼里的温柔越来越浓。他等萧暮雪睡得很熟了,才将她抱上了阁楼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村庄越发静谧了。

    隔日,天气晴好。萧暮雪带着傅雪峰到处疯玩。遇上有人问傅雪峰的身份,她便说:是我爸妈收养的孩子呢,以后都住咱们家了。有姚慕白这个例子在前,乡邻也不多意外,只是感慨萧家刚过好的日子又要紧张起来了。
 ** 作者:舒涓所写的《爱与浮生之千千结》为转载作品,收集于网络。**
 ** 如果您是《爱与浮生之千千结》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,请通知我们删除。**
 ** 本小说《爱与浮生之千千结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**